老总性骚扰让我苦不堪言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6-11-12  阅读:

主持人:小舟
   
  本期做客:溪小娟(化名),女,35岁,公司高级主管
   
  我出生在江南水乡,父母都在高校工作,我是从校园里“泡”大的。财经大学毕业后,为了男友,我跟着他来到北方,分配在某银行工作。工作不久,我们就结婚了,后来有了儿子,一家三口的日子非常幸福。
   
  几年后,单位班子调整,来了位新行长。他上任后,行里的中层干部也做了调整,我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到了办公室,我的工作比原来忙了许多,与领导接触也多了,我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平时我的人缘挺好,同事和关系单位对我的评价都不错。在一次应酬上,关系单位的人当着行长的面夸我:行长,你可选了个好苗子,小溪可是有名的才女加美女。但行长从来不对我做任何评价,只是眯着眼睛微笑着。
   
  那年9月,我和行长去外地参加一个大型会议。会议期间,他在当地工作的大学同学请他吃饭,也许都是同学的缘故,他同平常应酬时表现得完全不一样,谈笑风生,酒也喝了很多,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健谈。
   
  我看他喝得差不多了,就提醒道:“行长,还能行吗?”他手一挥:“能行,当然行!今天是我们同学相聚,太高兴了,这点酒没什么,你也要多喝点。”
   
  晚宴上,他们同学喝得非常尽兴,话题也特别多。到了很晚才结束。
   
  回到宾馆,我给他泡了茶,让他醒醒酒。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他跟平时判若两人,话特别多,我只好听着。
   
  说着说着就聊到了个人生活方面。原来,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山村。名牌大学毕业后,分配在金融系统工作。工作两年后,被一位领导招贤纳婿。他的这个独生女老婆从小娇生惯养,生活能力比较差,根本不会照顾人。他在外边忙事业,回到家还要做家务,就这样老婆也不满意,整天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唠唠叨叨的。虽然工作是靠自己的能力,但他老婆却经常敲打他不要忘本。他也想过结束这段婚姻,但为了事业,为了孩子,只好忍了。他对老婆从来没爱过,只是凑凑合合过日子而已,更不要谈感情了。
   
  看他伤心的样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就将水递了过去。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有些慌乱:“行长,不早了,你休息吧。”在我欲转身离开时,他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挣脱着:“行长,您喝多了,快放开我……”他抱得更紧了:“小娟,从我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你的气质,你的温柔,你的一切,就是我想要的那种女人,你就是让我苦苦等待的梦中情人,你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啊!”他边说边吻我。看他疯狂的样子,我愈加担心和害怕。当时,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我抽出手给了他一记耳光,挣脱了他。回到房间,我心慌意乱,想马上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到老公身边。
   
  这时,他来到我的房间,见我正收拾行李,说到:“小娟,对不起。我喝多了,刚才不知怎么就那样了,请你原谅。”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或许他真是酒喝多了,失去了理智,想他也怪可怜的,娶了一个那样的老婆,今天他是借酒消愁,也就别怪他了。两天后,会终于开完了。
   
  回来以后,好像那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他又恢复到原来的形象。我也如往常一样地认真工作。
   
  虽然我做通了自己的工作,对他的那次行为表示理解,可在一次汇报工作中,他又故技重演。那天,在他宽敞的办公室,我递过材料,正要离开,他叫住了我。他眼睛看着材料,声音很低:“那天的事确实很对不起啊,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了?”“没有,我理解你。”我这样回答只是想淡化这件事情,可没想到他却说:“小娟,我从不轻易喜欢哪个女人,但对你是特例,我自己也解释不清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希望你能理解我,答应我。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你先不要急于答复,回去考虑一下再说。”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不可避免地要与他接触,很多事情是无法回避的。那天我给他送一个材料,谈完工作,他很温柔地看着我:“宝贝,考虑得怎么样了?”这时,正好有人敲门进来。他竟然拿起桌上的文件:“文章整体结构不错,个别的段落按照我说的修改一下,下午给我。”要知道,刚才他已经认可了这篇文章啊。
   
  在别人眼中,他是个寡言、低调、正统、威严而亲和的领导,可谁又知道他会是这样!如果我说出来,会有几个人相信我呢?我的苦水只有往肚里咽。
   
  一个周五,我接到他的电话:小娟,你这个星期六加班,把我的讲话拿个初稿,我先看一下。我放下电话,心里惴惴不安的,想着该什么办。工作还是要干的,周六我还是来加班了,在写到一半时,我听到他的声音:“早来了?”我的心里紧了紧,答应着。他走到我的身后,手搭在我的背上,我没理他,接着写材料,没想到他竟然低下头亲吻我的头发,手在我的身上摸索着。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同学小莉已到我单位楼下了,问我在哪个办公室。我庆幸自己早有防备。他狠狠地看我一眼,很无奈的样子:“我知道你聪明,但不要用在我这儿,懂吗?”
   
  又是一个周五,他让我把材料送过去。放下材料,正欲转身时,他压低了声音:“我明天值班,你也来。”“明天我家里有事,有什么重要工作吗?”他也不抬

[1] [2]  下一页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