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上涨加剧了通胀?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6-11-10  阅读:


  最近,某些经济学家提出观点,认为近年来的工资上涨使企业成本加重,加剧了通货膨胀,对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负面作用。

  而实际的情况是,我国劳动人口中庞大的低收入人群工资水平一直处于缓慢增长的态势,由于收入基数小,收入增长率下的实际工资增加值非常有限,部分劳动务工人员的工资收入甚至处于城市最低生活标准以下。这成为了对社会经济稳定发展极为不利的因素。

  推荐阅读人民日报对比中美两国物价水平 称国内相对偏低M2增速创近7年新低

  希腊国债收益破百 技术上已破产中国高速公路负债率急剧膨胀电力行业利息支出超利润总额高铁动力轴裂纹事件再生疑云组图:揭密臭名昭著的日本黑帮赵晓:中国地产行业为啥那么纠结

  应当认识到,全社会工资水平上升缓慢对经济发展非常不利。当前,随着人民币升值压力不断上升,美元不断贬值,对外贸易对我国GDP增长的贡献正在逐年下降,以消费拉动内需的方式推动经济发展被寄予厚望。当前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增加百姓手中的可支配收入,工资增长无疑是最为基本的和必要的手段。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曾表示,提高工薪阶层的工资收入,是收入分配改革的第一步,实行最低工资标准和建立工资增长机制,是实现这一步的关键。今年4月,人社部负责人在全国劳动关系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努力实现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以上,职工工资年均增长15%,在“十二五”期间实现职工工资增长翻番的目标。此外,他还提出了另外两个企业工资增长的目标:企业职工工资增长不低于企业经济效益增长,企业一线职工工资增长不低于企业平均工资增长。

  在今年年初发布的“十二五”规划中,国务院也提出了“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的两同步目标。不过,从上半年的相关指标来看,全国城镇居民实际人均可支配收入为7.6%,但GDP的增速却达到了9.6%,“两同步”的目标没能实现。

  可是,争议却依然随之出现:如果要设定最低工资、建立工资增长机制,必然会对企业为工人涨工资提出强制性要求,这势必会增加企业的成本压力。

  其实,工资收入增长给企业带来的劳动力成本压力可以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减轻赋税来化解。通过技术创新和技术改造,企业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以获得更高的单位利润率,保证职工工资的提升。而减少赋税,即可使收入分配更多地倾向于一线劳动者,既能够避免国富民弱,也体现了收入分配的公平性,更增加了消费拉动内需的内生动力。

  去年6月,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曾明确表示,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水平,不能把中小企业当作税收的主要来源。政府要下决心为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减税减费,进一步减轻中小企业负担,使其留出更多利润空间用于员工加薪。

  事实上,工资增长绝非通货膨胀高企的推手。在现有的收入分配体制下,正是物价上涨正在逼迫着工资标准的提升。整个社会都面临着不断上涨的物价压力,跑在最前面的显然是通胀,这逼迫企业不得不加薪留住工人,而在最后追赶的是最低工资标准。

  在今年的“两会”上,广东代表团曾提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努力是为了稳定企业用工,因为在外向型制造业发达的珠三角用工荒比较严重。这种为稳定经济而做的努力值得赞赏。

  由此可见,工资增长的根本原因,首先是来自于通货膨胀的压力,其次是来自于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实际上,如果工资水平超过市场水平,就会压制雇主增加雇员的积极性,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况恰恰相反。由于物价过高,收入增长有限,农民进城务工的积极性正在不断的下降,经济发达地区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面临着越发严峻的用工荒。

  以农民工输出大省四川为例。2010年人民银行成都分行曾专门就四川农民工对通胀预期及其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认为物价总体上涨的农民工占比高达98.01%。虽然近年来农民工工资有所上涨,但受物价上涨感受和预期强烈因素影响,农民工对务工工资水平的满意度出现下降,被调查农民工中对务工工资水平“满意”的仅占19.30%。这造成的结果是:通胀预期降低了农民工外出务工的意愿,短期内将减少劳动力供给。同时,由于通胀预期加快了出省务工人员省内就业的趋势,进而产生劳动力供给区域间失衡,加剧沿海地区“民工荒”现象。

  从政府角度讲,要加强宏观调控,合理引导通货膨胀预期。关注物价过快上涨对就业成本以至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合理把握物价调控政策的力度、节奏和重点,同时要通过提高政策透明度,加强对公众的宣传和教育,稳定通货膨胀预期。

  同时,要大力改善农民工工资及福利待遇,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保障农民工最低收益。地方政府应该根据劳动力供求状况、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等状况,适时、适度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推动农民工工资合理增长。同时,改善农民工福利待遇。通过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消除对农民工的歧视,增加农民工福利收益,增强农民工抵抗就业风险的能力,部分抵消通货膨胀的不利影响。

 

热门标签